怎样的人才 才能让更多《流浪地球》“霸屏”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8-20 14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怎样的人才 才能让更多《流浪地球》“霸屏”

  本报记者 金 凤

  “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,我们决定选择希望。”2019年春,电影《流浪地球》曾以富有想象力的剧情和炫酷逼真的特效,收割好评与票房无数,一度成为中国影史票房亚军。

  中国观众对科幻片历来青睐有加,从《阿凡达》《复仇者联盟》的场场爆满,到《星际穿越》《火星救援》的一票难求,再到《流浪地球》的好评如潮,中国电影市场对科幻电影的需求无比巨大,也让近年来的中国科幻电影市场产值大幅攀升。

  近日,国家电影局、中国科协印发《关于促进科幻电影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其中提出要加强科幻电影人才培养,推动文化名家暨“四个一批”人才、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计划等,向科幻电影人才倾斜;鼓励高校结合自身优势,加强科幻电影相关人才培养;积极向中小学生推荐优秀科幻科普电影;建立科幻电影科学顾问库,吸纳专家院士和科技工作者参加……

  作为21世纪“最贵的资产”??人才,能否为科幻电影产业持续造血,考验着中国科幻教育、科技、产业的创新能力。

  科幻编剧“一人难求”

  根据《2019年中国科幻产业报告》显示,科幻电影市场在2018年全年总产值为209.05亿元,其中国产科幻片为33.707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上映的影片产值已达172.339亿元,国产科幻片占68.565亿元。《流浪地球》等国产科幻片的横空出世,在产业份额上挑战着好莱坞的票房统治地位,国产科幻片的贡献日益攀升。

  “不过,从目前来看,《流浪地球》还是一个独立的文化现象,我们还需要积累工业化生产科幻电影的经验。”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吴岩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目前我国仍需培育科幻电影的产业基础,加强人才储备,特别是具有原创能力的科幻作家。

  “国内虽然有一批科幻作家,但据我所知,科幻作家想成为科幻编剧,要能在创作之初就考虑将情节、节奏、人物等转化为电影语言和视觉画面,要看大量的电影,要琢磨科幻类影片的规律。”吴岩说。

  将好的科幻文学作品搬上大荧幕,也考验着影视从业者的自我迭代能力。

  天津微像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曾参与过《意见》出台前期的建议征集,该公司CEO张译文告诉科技日报记者:“科幻编剧‘一人难求’。好的科幻编剧需要能为电影建立世界观,并以科学为基础设立假定情景,这往往需要数理化、计算机、航空航天、AI等科学素养的积累,而大部分编剧是文科生,他们尚需补充大量的理科知识和科学素养。”

  中国首个科幻专业博士姜振宇目前就职于四川大学,在他看来,当下的中国科幻电影产业,还急需特效制作人才,“我们还缺乏做原创性研发的人,例如迪士尼这样的大公司有时做一个新的片子,会重新开发一些新的软件或者算法,但国内基本没有这样的技术储备,更多的还是依靠购买和使用国外既有的软件、设备。”

  科学与艺术素养缺一不可

  “由于缺乏市场需求,以往每年的科幻文学硕士一般也只有一两个招生名额,十几年下来,这些硕士只有三四个人从事科幻相关职业。有的在做编剧,有的在做老师,还有的在

  写小说。”曾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的吴岩,2003年招收科幻文学方向硕士;2015年,他招收了中国首个科幻文学博士生。

  近年来,国内多所高校也有教师开设科幻课程,例如清华大学贾立元、中国科学院大学苏湛、重庆大学李广益、西安交通大学王瑶、南京工业大学付昌义等。他们从科幻文学史、科幻电影、科幻写作等角度为学生传播科幻知识。

  南方科技大学教师刘洋现在每学期开设32学时的《科学创作》公选课。这位凝聚态物理博士教学的核心内容是如何通过场景、故事、人物为科幻小说或游戏设立世界观。“科幻往往来源于一个点子,由这个点子生发出社会问题,再尝试用技术去解决问题。我比较重视逻辑推理,例如太阳氦散发生后,人类会面临什么,该如何应对。”

  如何在大学阶段积累科幻电影从业的技能和素养,学者们见仁见智。南京艺术学院影视摄影与制作系主任、中国高教影视学会会员尤达认为,这些学生除了要掌握策划、剧本写作,拍摄、剪辑,沉浸式AR、VR数字媒体技术等电影制作全流程的技术,还要大量的阅读、观片,了解行业发展,学会如何将人类的理性与感性融合,“尤其要注重创意性和艺术视觉化能力的培养”。

  姜振宇认为,科幻产业发展不拘泥于电影,在科幻游戏、出版、美术等相关产业,同样需要相关人才,而且电影人也需要从其他产业汲取营养,涉及科幻相关产业的发展趋势和热点,都应该关注。

  “在大学开设科幻教育课,可以帮助大学生理解科学和工程伦理理念,在中小学则可以推广科幻阅读和创作,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,提高他们参与科技创新的兴趣。”江苏省科普作家协会理事兼科幻专委会主任、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付昌义建议,可尝试组织专家分类编写大中小学的科幻文学、科幻电影、科幻创作等教材,分别组织大学、中小学科幻创意征文大赛,发掘优秀科幻创作人才,建立科幻创意与科技创新的联系。

  科学家是很好的领路人

  《意见》指出,“建立科幻电影科学顾问库,吸纳专家院士和科技工作者参加,为科幻电影提供专业咨询、技术支持等科学顾问服务。”而实践已经证明,科学与艺术是可以被相互“唤醒”的,科学顾问对于科幻电影而言至关重要。

  电影《星际穿越》中最令人难忘的场景,莫过于被誉为“最符合物理原理的黑洞”的“卡冈图雅”。“卡冈图雅”的缔造者之一、该片的科学顾问,便是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基普?索恩。

  “老实说,有关黑洞的图像我也是从影片中才了解。影片中的情节,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不会出现, 但描述的事件都是有科学依据的。”中国科学院院士祝世宁与科技日报记者分享,好的科幻片连科学家看了也会有启发, 让人有“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”的感叹。科幻片是一件艺术作品,但也要考虑科学性、想象力和浪漫主义的有效结合。

  祝世宁认为:“科学家如果为科幻电影做顾问,可以从科学性上把关,但也要与文学家、艺术家合作交流,兼容并包。科幻片不同于科普片,要有一定的科学超前性和想象力。很多问题即使科学家也难以给出完美解释,例如时空穿越、量子纠缠、超光速等。通过科幻片将这些问题抛出来,可以激发观众尤其是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,让他们感受科学的魅力。”

  科学与艺术的碰撞,也曾让吴岩瞬间被“唤醒”。吴岩参与过一次科幻作家与科学家的座谈会,会上许多科学家交流了他们的科学设想。有人就提出,设计一款足够高能的电池板,只需铺满一个中国中等省份的面积,就能满足全球用电所需。

  “听了众多奇思妙想的设计,大家都非常兴奋。科学给科幻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意,科幻电影及创意也让我们思考如何面向未来??我们将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?科幻电影可以带来更多思考与启发。”吴岩说。 【编辑:卞立群】